陕西延安创新农业发展思路开辟“致富新路径”

2018-01-31 119浏览

      “圪梁梁土塬塬,不怕汗珠子摔八瓣,老百姓盼的是日子甜。”黄土高坡上传来的一声秦腔喊出了陕北老乡最朴素的愿望,那就是过上好日子。

  满足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成为延安当政者的追求目标。

  作为退耕还林后耕地减少的延安,他们力推治沟造地,再造一个“八百里秦川”,成为陕西省粮食生产能力提升新的增长点。

  作为我国优质苹果的主产区、产量已占全国的1/9的延安市,他们提出进行苹果产业后整理,在产业升级上下功夫,正在由果业大市向现代果业强市迈进。

  作为山青水绿、产业兴旺的延安,他们加快推进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以安塞区南沟村为代表的一批“三变”改革试点热潮涌动,成效初显。

  治沟造地,保粮增收可持续

  “粮稳天下安。”关中八百里秦川沃土承载过几多历史兴衰。近年来,随着城镇化、工业化的快速推进,关中平原耕地在不断减少,陕南多山地且土地贫瘠,陕西粮食生产能力的增长点在哪里?

  “陕西增粮潜力在陕北,陕北增粮潜力在沟道。”记者初闻此言颇不理解,难道还要去垦荒种地不成?

  延安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治沟造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霄飞解释说,实施大规模山地退耕还林后,全市农业生产与耕地大都转向了沟壑谷底的沟道。虽然沟道存在着地形不整、高低不平的问题,但也蕴藏着丰富的土地资源。据测算,全市沟道造地潜力达150万亩,可新增和恢复利用耕地达100万亩。

  在延川县文安驿镇梁家河村,村前的沟道内一马平川的良田铺向远方。“原来沟道里的地东一块西一块不好种,前两年治沟造地后,地平坦宽阔了,种地可轻松多了。”梁家河村民刘世福说。

  治沟造地,将沟道坝地整治成高标准基本农田,这是延安人民在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地区继退耕还林之后、发展现代农业与生态保护的创新之举。

  据中科院测验,通过平整土地、扩大田块规模、全面改善排灌系统、修整田间道路、改良盐碱化提升地力等措施,治沟造地工程可将耕地质量提高2至3等,种植玉米亩均增产达200公斤以上。

  2011年,延安市拉开治沟造地大幕。2012年9月,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就把延安市治沟造地列入国家土地整治重大工程给予支持,项目总投资48.32亿元。到2018年底,可以完成50.6万亩治沟造地任务。在项目区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数千亩农田以百亩一个条形块状向山沟里延伸,在山沟沟里又造出来一个“八百里秦川”。

  “山上退耕还林、山下治沟造地,这是我们恪守的原则,做到既巩固退耕还林成果,又促进粮食增产与农民增收。”刘霄飞说,我们要求对坡度为25度以上斜坡一律不准切坡平地,造一亩沟坝地要退三亩坡耕地。通过项目的实施,反而促进退耕还林面积近100万亩,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900多平方公里。

  治沟保生态,造地惠民生。治沟造地更引发了生产方式的变革,平整肥沃、成方连片的土壤,让延安市农业现代化步伐加快有了“助力器”,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成为潮流。

  目前,延安治沟造地已有9.8万亩进行了流转,用于发展蔬果大棚、规模养殖及生态旅游等产业,农民增收门路越来越多,钱包也更鼓了。


       产业后整理,苹果价值生“蝶变”

  有人做过一个统计,在中国,大约每9个苹果中,就有1个来自延安。在全球,大约每20个苹果中,就有1个来自延安。可以说,延安已成为中国苹果的风向标、世界苹果的聚焦点。

  在自豪的同时,苹果市场竞争加剧的形势给了延安人不小的挑战:全国各地苹果产业发展迅猛,2015年全国人均苹果已达38.67斤,按照当年种植面积5年后全部进入盛果期,亩产2500斤,人均苹果将达到60斤以上。

  “市场趋向饱和,苹果要品质好、品牌响才能卖出去。”延安市果业管理局副局长鲁强告诉记者。

  其实在这方面延安人尚且不惧,延安是世界公认的苹果最佳优生区,历经70载的发展,“洛川苹果”“延安苹果”“梁家河苹果”等区域公共品牌早已打响。

  但一组数字让延安人感到了危机:发达国家果品冷藏能力达到总产量的80%,延安仅占30%。陕西苹果加工产值与采收产值比例仅为1.56∶1,远低于美国3.7∶1、日本2.2∶1的水平。日本青森县年产苹果90%以上在批发市场拍卖销售,而延安苹果销售普遍通过区域性市场和田间地头完成。

  该怎么应对这些挑战和危机?

  补齐短板,快人一步。2017年,延安市委、市政府捋清苹果产业链条运行情况,提出了加快以苹果为主的农产品后整理,实现农民持续增收战略,将步子放在苹果产业后整理这个薄弱环节,力争在竞争中强一分、在发展中快一步,占据产业升级的制高点。

  “对大多数人来说,苹果产业后整理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其实,这好比是对苹果进行‘选美’,穿上文化的‘马甲’,插上品牌的‘翅膀’,让真正的优质苹果找到优质的客户,最终实现价值的‘蝶变’和农民的增收。”延安市农业局党委书记、局长刘小鹏这样说。

  在洛川县美域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记者看到了国内领先的自动化选果线。总经理薛云峰介绍,去年10月,公司引进两条800万元双通道光电自动选果线,一个个苹果如同过安检一般接受X光拍照,能够对苹果按颜色、大小、糖度、瑕疵等多项指标进行分拣分级,并能找出“霉心”苹果,年分选能力达两万吨。

  “分拣分级只是延安苹果产业后整理的第一个环节,更有价值的还在后面。”刘小鹏说,冷藏冷运、个性包装、品牌营销、精深加工、三产融合等环节带来的综合效益已经显现,2017年延安苹果总体价格每公斤比2016年增加0.5元-1元,并将进一步通过电子商务、文化旅游、采摘体验等新型业态快速崛起,促使一部分果农从种植环节分离出来,通过专业合作社的组织带动,在全产业链上增收。

 “三变”改革,富了村民强了集体

  在延安谈论“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南沟村总会被人提及。南沟村位于安塞区高桥镇,是延安“三变”改革的先行者。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南沟村从远近闻名的“光棍村”“空壳村”变成了“花园村”“旅游村”。

  变化要从该村村民张维斌谈起。2013年延安遭遇强降雨,南沟村村民的窑洞基本上全成了危窑。在外从事房地产的张维斌回到了家乡,帮乡亲们盖了39套住宅,一户3间,并配套了水、电、路、管网等基础设施。

  “乡亲们住上新房了,没有致富产业怎么办?”为此,张维斌投入1亿元,启动了南沟生态农业示范园区建设。2015年以来,领办的南沟生态旅游经济专业合作社,将该村2.25万亩闲置土地按照川台地每亩50元/年、荒山荒坡地每亩10元/年的价格租赁流转给园区,合作社再将土地资源和政府投资项目形成的资产折股量化,园区每年保底给合作社固定分红60万元,合作社按占股比例给群众进行分红。

  不到3年时间,南沟村就成为了延安市乡村旅游示范村。去年,全村累计接待游客50多万人次,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4年的4600多元提高到1.3万多元。

  村民张志莲告诉记者:“过去家里光景一直不好,我们两口子种地一年到头收入也就2000多元。后来在农业园区入股土地12亩,去年光土地流转金就分了8000元。我俩还成了农业园区的保洁员,一年的工资就收入4.8万元。”

  在南沟村榜样的带动下,2017年秋,一场以“三变”为核心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劲风吹遍了延安大地。

  宜川县秋林镇显头村采用“党支部+合作社+农户”的运营模式,实施老旧果园改造,建立百亩优质苗木繁育基地。该基地共吸纳村民84户,其中贫困户19户39人,并以一人一股的方式入股到苗木基地中,将农户的资金变为苗木基地发展的股金,入股的贫困户不仅参与苗木基地的分红,还可优先到苗木基地打工。

  黄陵县双龙镇索洛湾村党支部充分发挥靠近矿区和黄陵国家森林公园的优势,大胆尝试,带领村民集资入股参与兴办农副产品加工、停车场、运输公司、农家乐等项目,村集体经济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转变。2016年村集体资产累计达到8400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2.8万元。

  截至目前,延安市有215个村完成清产核资、146个村完成成员界定、112个村完成股权量化,走在了全省前列。延安市广大农村的面貌焕然一新,村子更美了,村民变富了,幸福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了。